[全职/叶喻] 葡萄秋色(全文)

沧冷。:

 @蛋蛋蛋蛋蛋。 收文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01.


“我把那间屋子重新租下来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

02.


喻文州是在高三伊始的时候转学过来的。


叶修记得那天正好是立秋,蝉声依旧很聒噪,教室窗外的葡萄架子绿的泛光,油亮亮的掩着枝叶中深紫色的果实。


午后的阳光穿透叶间的空隙,将喻文州的白衬衫照的发亮。


“好帅……”他听到身后女孩子们的低声窃语。


的确,明明都是一样的校服衬衫,偏偏那张温和微笑着的脸就是格外好看。


“你好,我叫喻文州,请多多关照。”


“客气!叶修。”


叶修和喻文州坐了一整年的同桌,他对大学没什么执着,以至于高考结束后脸不红心不跳地偷抄了身边学霸的志愿单。


对于学习,叶修从来不是很上心,但该学的倒是一点都没落下,只不过总考不赢那个对课业游刃有余的喻文州罢了。叶修把大把的时间奉献给了篮球,他尤其喜欢街头斗牛,一伙子打球的少年说他是“斗神”,私下里便戏称一声“叶神”。


喻文州也喜欢打球,奈何他体能跟不上,饶是技巧到位球感极好,也只能无奈地停留在随便玩玩的层次。


“文州啊,哥跟你这也算是缘分吧?”


“是呢,叶神。”


男孩子眉眼弯弯,深色的眼瞳在大学门前的葡萄藤下漂亮的令人心动。


叶修忽然想起来去年初见时的那些葡萄,不知不觉的成熟,离开果柄,落在青石板秋色的薄土上。


 


03.


叶修意识到自己喜欢喻文州是在大三那年。


两个人平静自然地度过了两年多的舍友生活,实习时候搬出去合租了一间屋子。周泽楷知道这件事后在朋友的怂恿下向叶修告白。


少年小他们一届,样貌出挑的要命,篮球又打的张扬霸道。凡在这所大学里的,想不知道他也难。说也奇怪,周泽楷的性情腼腆,苹果似的清甜爽脆,全然不像篮球场上那样张弛有度。


“抱歉啊小周。哥还是喜欢吃葡萄。”


叶修只记得自己摸着下巴抬头看了一眼枯褐色的葡萄藤,说了这句虎头蛇尾的话,也不知道周泽楷听没听懂这里头的意思,但至少他是明白了自己的拒绝。


然而叶修不知道的是,周泽楷明白的远比他料想的多。


葡萄。


周泽楷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就想起了一个人。


“叶神你又买了葡萄呢。”


“好吃呗,昨天你不也吃了不少。哎小周你也歇会儿,过来吃葡萄。”


周泽楷记得那天。


叶修身边坐着的青年脸上带着风轻云淡的微笑,彷如秋日天空一般辽阔无垠。


那个人是喻文州,篮球社里最出色的战术指导。昔日叶修还在球队的时候,他们一起夺得大学生篮球联赛的魁首。后来叶修跟腱撕裂,周泽楷接替他在球场上的位置,从这位指导手中受益匪浅。


 


04. 


当周泽楷喜欢叶修的事情传进喻文州的耳朵里时,他并没有太多惊奇,只是抬起头冲着图书馆里小声讨论着八卦的女孩子微微一笑。


叶修。


这个名字对今年刚刚入校的姑娘们来说或许已经十分陌生。昔日端着奖杯被捧上神坛的一代斗神,在面对着球队学长们接连毕业的伤感时,于校外突发事故,就此作别了此生挚爱的这项运动。


而周泽楷从入队的那天开始,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叶修。


训练到宿舍楼门禁还迟迟不愿离开的球队Ace;罔顾队训提着一大袋葡萄钻进球馆,不论是皮儿还是核儿都一并吃下的桀骜学长;研究战术时摸着下巴沉默不语的专注前辈;和……会为了一个篮球打得奇差的人与地痞斗牛,最终被害到跟腱断裂的英雄。


喻文州闭上眼,手中的书本合起。他抬手揉按着自己的眉心,察觉到心里第一次产生了名为焦躁的情绪。


中午他给周泽楷打过电话确认周末球队加训的事项,那时候听筒里的的确确传来了叶修声音,低沉懒散的,因为叼着烟而模糊不清。


这两人应该是在一起了。


“喂?”


“文州,下暴雨了,你还在图书馆吗?”


“嗯。抱歉,看书忘了时间。”


“我过来接你。”


电话迅速挂断,喻文州握住手机转头望向玻璃外墙上朦胧的水雾。


初秋时节燥热的雨季,天空晦暗不明,一望无际的灰白色积云压抑着远方起伏的崇岭。喻文州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想吃葡萄。


秋葡萄。


 


05.


喻文州没来得及等到叶修。


天色渐晚,暴雨来势汹汹。他骑着单车穿过空无一人的校园林道,拐进久不曾踏入的老城区。


一年以前,因为叶修常在这里与另一所大学的学生斗牛的缘故,喻文州常常光顾那座有些年纪的室外球场。


石砖堆砌的墙壁上喷凃着色彩艳丽的涂鸦,狰狞夸张的图案做背景,对手的鞋头踢到叶修的脚后跟,钝击造成的跟腱断裂致使巅峰时期的斗神自云间跌落。


那是个艳阳高照的午后,喻文州坐在场边看叶修打球,信笔在硬壳的笔记本上涂了他的速写肖像……


接到宋晓打来的电话,喻文州根本顾不上篮球社自从叶修出事之后增补的那条“禁止球队成员私下在校外进行斗牛”的规定,满心都是恐慌。


周泽楷不是叶修,不会为了打球而不顾社规,那么会让他再这样的天气里接下挑衅的理由,从宋晓吞吞吐吐说不出口的情况来看,只有他们遇上的恰好是伤了叶修的那伙人。


喻文州非常不情愿承认,但他必须承认,就算是冷静自持如自己,也再不能接受一个对篮球拥有极高天赋的球员,因为这样的陷害而离开。


你们拥有我渴望却未能得到的能力,应该将它展现在公平公正的赛场上。


 


06.


“喻指导!呃……”


宋晓撑着伞搀扶周泽楷从球场的铁门里出来,恰好看到一脸凝重气喘吁吁的喻文州,惊喜之色迅速被愧疚的表情替代。


想来刚刚在球场外打响车铃吓走了那几个地痞的人,就是篮球社的这位学长教练无疑了。


“对不起……谢谢。”周泽楷依旧低着头,宋晓能够感觉到他浑身都在抖,刚刚斗牛淋雨又打架,情况看起来真是一点都不好。


宋晓悄悄瞥了周泽楷一眼。这位球队现任的Ace并没有看喻文州,那张英俊的脸显得有些懵。


喻文州知道他想到了什么。正如自己所想到的一样,往昔叶修经历的那些事情,一路上在脑海中一遍一遍回放。


“先去医院,然后回去写检讨。”喻文州冷声,转身拨通了叶修的电话。


“他们没事,小周看起来和人打了一架,我送他去医院。”


“让宋晓送小周去吧,你没带伞这会儿肯定已经湿透了,我在路上,先接你回去换衣服,然后我们再去医院。”


“……也好。”


好容易拦到出租车,宋晓把雨伞留给喻文州,与周泽楷一道离开。心里虽然明白,但叶修的那件事他只字也不敢提。


周泽楷听到对方得意洋洋地说出叶修受伤的始末时所握紧的拳头,和从对方口中听到喻文州的名字时忽然战栗耸动的双肩,他全部都看在眼中。


原来叶神当年看不惯别人侮辱的那个人,那个传言中球技很烂的人,就是喻文州。


 


07. 


“……”


撑伞转身看到站在自己车旁的男人时,喻文州顿在原地。


雨幕一层又一层,仿佛牵连不断的银线,又好似隔断空间的珠帘。眼泪是在一瞬间溃堤,好在淹没于喧嚣冰冷的雨水里。


“吓坏了?说实话我也是……还好小周没出事。”叶修将烟头扔在地上,白烟从积水中袅袅升起,被他抬脚摁灭。


“我……”喻文州很少有觉得语塞的时候,但这一次,他看着叶修从他的自行车边一直走到眼前,也没能找到合适说的句子。


叶修倒也不介意,收起伞钻进喻文州伞下,脱掉外套盖在他身上,干燥温暖的淡淡烟草味瞬间包裹了被冷雨浸透的冰凉躯体。


“我说过不许你道歉。”叶修有些犹豫。看着眼前这个温和冷静的男人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,终于伸手将他揽在怀里。


“就算那天被辱骂的只是随便什么人,我也会接那场斗牛。我知道你看的出来,他们本来就是冲着我来的,只不过刚好用你来激怒我而已。”


温热的气息吐在颊边,让人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心。


“听说小周跟你告白了。”喻文州站着不动。雨珠打在伞面上,从伞骨上滑落,一串串接连不断。


“啊,是啊。文州你还记得吗?高三,你来学校的第一天,你请我吃的葡萄。我还是觉得葡萄好吃,家里的葡萄吃完了,一会儿再去楼下的水果超市秤几斤?这次哥掏钱。”


手上的力道收紧了些。隔着衬衣,湿冷的体温被自己的拥抱捂热,叶修幻想过很多次拥抱,告诉他喜欢他,想把那个合租的房子变成家。


“我记得你嫌酸,还说秋葡萄不好吃……”喻文州轻笑出声,“以后不要再冒这种险了。”


“好,不冒险了。”


原来这个人一直都在身边,从相遇始,从未离开。


 


08. 


喻文州毕业后搬出了那间屋子。他留校任教,工作很忙,一直住在学校安排的教师宿舍里。


宿舍楼下的花圃中种着好些葡萄,盛夏时节紫亮亮地结了满藤的果实。而距离叶修离开,已经有将近六百天。


那天周泽楷和宋晓去医院,喻文州与叶修会合后回家,等他们收拾妥当联系宋周二人,周泽楷的电话就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。之后宋晓告诉喻文州已经送周泽楷回了家,也许是他手机进水报废。


周泽楷是当地人,家里父母会照顾他,的确无需担心。然而意料之外的事到底还是发生了。


半夜里学校打电话告知,周泽楷在小区车库中被人捅伤。叶修与喻文州夜赴医院,直到手术室里传来没有生命安全的消息才离开,那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。


“我去买早餐,文州你先回家睡会儿,当心感冒了。”


“恩,你也注意安全,随便买点就好。”


喻文州自此之后再未见过叶修。


那几个捅伤周泽楷的地痞尽数收了监,喻文州这才从校方知道叶修的家世。叶修为周泽楷出头,跟腱伤势复发,叶父叶母盛怒之下向警方施压,以故意伤害罪重判了几人。


而叶修退学出国医治,至今杳无音讯。


 


09.


喻文州大四那年,大一新生里又招了几个篮球好手,而周泽楷依旧强劲,他们几乎是理所当然地夺得了当年大学生篮球联赛的冠军。


而工作之后,篮球社的事喻文州也时常帮衬,直到现在,周泽楷也已经戴上学士帽准备毕业。


喻文州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,自己曾经喜欢过这个生活中腼腆沉默,球场上张扬大气的男孩子。


同样,他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,在叶修离开的这两年里,葡萄熟了一季又一季,而他平静无波的生活之下,掩盖了多少波澜壮阔的想念。


夏天的葡萄太甜,吃两颗就会腻,放在矮机上,最后倒进垃圾桶里,反倒是秋葡萄,闲来品尝,一下午写完一篇论文,又或者做完一份课件,便能吃掉整整一盘。


喻文州合上电脑,起身换鞋出门。


这一日又逢立秋,阳光穿透葡萄藤的枝叶,在地面上投下圆亮的光斑。高温蒸腾着地面,学生们用水壶撒下的水呈现出反复的花纹。


校门外,男人叼着烟仰头驻足,似乎穿过这些明亮的叶影回到曾经的年少时光。而喻文州骑着那辆老旧的单车从宿舍楼里出来,惊诧地停在对街路口,与他遥遥相对。


秋色正好,时岁无止。


 


10.


“我把那间屋子重新租下来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回来了,文州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 Fin.—


夏天的葡萄又大又甜,到了秋天会结第二次果实,这时的葡萄色泽很好,但是小而且有些苦涩,可以入药。


喻队在那个暴雨的黄昏想吃的就是秋葡萄,酸涩的,却回味留香。


大约这世间有太多感情经历过轰轰烈烈,好像夏天的葡萄那样诱人。但走到最后,琐碎的生活里掺杂的,除了感情将还会有更多苦痛。


希望这一串酸涩的秋葡萄,也可以成为你的良药。




PS:这个“秋色”主题的故事本来想BE,不过开头艾特的那个小家伙不依,所以就HE吧。食用愉快【鞠躬】。

评论
热度(57)
  1. 莫柒凌沧冷。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莫柒凌 | Powered by LOFTER